從“70后”到“90后”一個家庭的理財啟蒙

2018-09-29 09:48:46 來源: 經濟觀察網
中性

  經濟觀察報記者黃蕾范怡雯“照現在的消費支出和可預計的工資水平,我感覺以后真的會入不敷出。”在一家“985高校”讀大三的小樊覺得有些焦慮。剛入學的時候,小樊從來沒有擔心過消費支出的問題,更未想到過理財。如今,不斷上漲的每月開支、租房價格攀升、自己對于未來工資的預期值等等都讓小樊不得不考慮進行一些理財和投資。

  相較于“90后”同齡人,小樊把自己愿意投資理財的想法歸功于她已有20年投資經驗的父親樊輝。“我身邊的同學也有想賺錢的,但大部分都是想去做兼職、做代購。”

  投資觀念的萌芽

  樊輝是一位“70后”。1991年,他偶然看到新聞里說深交所成立不久沒有交易量,鼓勵大家投資,于是產生好奇。剛參加工作的樊輝買了本《K線組合及盤口語言》,看了似懂非懂。

  1990年12月1日,告別“老五家”股票在“老三家”證券部柜臺交易的雛形,深交所試營業。此后的四五年,樊輝一邊工作一邊保持著對股市的關注。直到1996年所在的國企改制,樊輝下崗。“相當于一個契機吧,本來就對股市感興趣,再加上香港即將回歸,便一頭扎了進去。”樊輝樊輝回憶道,“買的第一只股票是別人推薦的蘇威孚B,當時買進等著漲,結果一年左右時間跌到了十塊多。”

  樊輝生活在河南的一個小城市,身邊的人基本不接觸股市,“專職”于此的更是少之又少。樊輝笑稱,下崗之后每天進出證券公司便成了他的“工作”,“我基本上天天去證券公司看滾動屏幕,旁邊有機器,通過發卡買進賣出。”這樣的日子延續到2001年,樊輝把這五年稱作他股票投資的啟蒙時光。

  樊輝每天還花大量時間用于收盤后的復盤,“當時有兩千只左右的股票,交易量差不多是六七十億。復盤到晚上吃飯時間,吃完繼續復盤到一兩點。”樊輝稱。長年累月研究的結果,是樊輝對深滬兩市所有股票代碼倒背如流。

  數據顯示,1996年之前,滬深兩市的日均成交額均為百億以下,1997年突破百億,2007年突破千億,2015年更是首次達到萬億水平。到了2018年,至9月27日,滬深股票達到3551只,日均成交額3912億元。

  股票投資這件事,對出生于50年代的小樊的爺爺奶奶來說完全沒有概念,“他們認為最好的投資就是存銀行,圖一個穩妥。”樊輝說,最初的時候,都是背著父母把每月的工資放進股市。

  小樊“60后”的姑姑起初不理解樊輝,“就覺得他一個人總是在默默搗鼓事情。”后來,慢慢了解了股市的相關情況,姑姑還是持懷疑態度,“就是感覺這種投資方式風險很大。”

  近些年,隨著投資理財觀念的普及和A股市場的發展,原本儲蓄理財為主的姑姑開始發生改變,將一部分錢交給樊輝進行股票投資,自己也開始有選擇地買一些銀行的理財產品和保險。身邊的人很多都開始投資理財了,談論這些的也多了起來。

  作為第一代股民,樊輝起初對投資的感覺是懵懂的,只想著賠了就把錢賺回來。慢慢地才理解,這不是賭博,是投資。回顧這么多年的投資歷程,樊輝感慨頗多,“第一代股民起起落落、酸甜苦辣,多少賠得一窮二白,再起來、再賠錢、再起來,牛熊交替,過程中有很多人退出了。”樊輝感嘆,股票市場是殘酷的,然而也正是這樣的市場,讓他們在學習進步中用不斷的成功交易來證明自己的正確性,“保持一個好心態很重要也很困難,我的做法是每天交易一結束,一切歸零。”2016年,他開始做私募基金,期間多次去到深圳,學習和考察私募基金項目。

  樊輝的身邊,還有一群和他年歲相仿、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更多把投資當做副業,像我這樣作為主業的還比較少。”

  除了股票投資,很多“70后”投資者開始把目光投向了更多領域。

  “我們朋友之間有一個投資,每天大家都會在里面討論最近的熱點投資項目,比如去年的數字貨幣,今年的區塊鏈、P2P等。”1975年出生的敏敏是一家創業公司的老板,工作之余她也關注投資理財。敏敏發現,身邊的朋友有的在三四線城市投資了小型的健身房,有的因為自己孩子的教育問題開始關注高端教育的投資機會。“前兩天,還有朋友在群里咨詢,投資寫字樓有沒有前景。”敏敏說。

  樊輝一直在鼓勵小樊嘗試投資股票,他認為做投資、對金融知識的學習都是未來的大趨勢,“年輕人應該拿出業余時間貼近市場、理解市場、包容市場,感受市場的變化和成長。”

  小樊的表哥94年生人,從大一就關注和學習投資知識,多次進行股票短線投資,“因為是在校學生所以資金不足,投入都比較少,大多是幾十塊錢,但是林林總總賺了幾百塊。作為一種練習,為以后投資打基礎。小樊最近準備存一點錢,學習投資理財。

  “90后”消費觀

  97年的小樊,生于互聯網起步時代,見證互聯網經濟的騰飛,在吃、穿、住、購、娛等消費領域,均打上了互聯網的烙印。“出門吃飯用美團點評,宿舍吃飯點外賣,打車用滴滴,購物用淘寶,我基本上所有衣服都只在特定的網紅衣服店里買。”小樊總結道。

  剛上大學的時候,小樊連洗面奶都不用,基本的生活開支都在飲食。但很快,隨著接觸到各種美妝視頻和網紅博主,小樊開始購入一些護膚品和美妝產品。從大一的200元一套,逐漸變為大三的接近1000元一套,身邊同學的相關用品價位也在不斷升級。“在網上接觸得越多,能消費的領域就越多,沒買過的想嘗試,買過的想用更好的。”

  前段時間一位長輩問小樊,像她這樣的大學生一個月大概需要多少生活費,小樊想了想說大概2000元左右。“我感覺他有點驚訝,可能覺得有點多了。“小樊說。

  與此同時,消費貸款開始越來越多出現在90后大學生的日常生活中。

  小樊明顯感覺到這兩年來,使用螞蟻花唄、京東白條等消費信貸產品的同學越來越多,“我們宿舍每個月最熱鬧的一天就是還款的那一天,大家等著爸媽打來生活費還款,然后叫苦不迭,說這個月基本上沒剩下多少生活費。”

  如今,“花明天的錢,圓今天的夢”成為消費需求旺盛、還款能力可預見的90后不少人的選擇,同時各種線上消費信貸產品不斷擴展使用場景來提高90后用戶的使用粘性。

  學生信貸消費行為的普遍性也引起了學校的關注。“基本上隔一段時間,班主任都會在各個群里提示大家要理智消費,不要使用違規違法的借貸平臺。”小樊說。

  家長們似乎不太贊同這樣的消費方式,小樊有一次使用分期付款的形式買了一臺手機,爸爸知道后給她打錢讓提前還款。“他認為這種方式是欠錢,欠錢總是不好的。”

  不同于在校學生,信用卡、租房貸等成為一些剛入職或者已經有一定工作經驗的90后繞不開的話題。

  去年以來我國的信用卡業務進入爆發式增長階段,其中90后用戶或許貢獻頗多。據《2018年信用卡行業報告》,在微博提及“信用卡”一詞的用戶畫像中,90后占比高達49.91%。

  95年的李慧剛畢業一年,目前擁有四張信用卡。上班后覺得自己已經開始賺錢,不太想向家里人繼續要錢,但實際上剛畢業半年到一年往往支出大于收入。房租、生活費加之置辦各種上班行頭的開支,讓李慧倍感壓力,“現在辦信用卡非常方便,還有促銷優惠活動,所以一下子辦了四張信用卡。現在回過頭來看,覺得剛畢業時信用卡還是不宜盲目多辦。”李慧稱。

  她覺得過多信用卡的同時使用和消費,非常不利于年輕人正確消費理財觀念的培養。“每到還款日,我才后知后覺地發現這個月自己竟然花了這么多錢。壓力會驟增,感覺工資每個月是從單位直接進入信用卡里,而且往往還是不夠還的狀態,最后還是得向家里要錢。”

  更多年輕人對于投資理財的啟蒙,是通過互聯網獲得和實踐的。已經畢業三年,并小有積蓄的程雪表示,“有時候在網上看網劇,會插播一些理財平臺推出的低門檻、短周期的理財產品,看得多了,就想著試一試。”因為在大學期間,就已經通過支付寶接觸過余額寶等產品,程雪對移動端理財平臺的接受度較高,她表示自己悟空理財、愛錢進、挖財、團貸網等平臺上進行過投資。“基本上都是投1萬到3萬,這個到期了就取出來投另一個。”

  8月20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顯示,我國互聯網理財使用率提升明顯,由2017年末的16.7%提升至2018年6月的21.0%,截至2018年6月,我國互聯網理財用戶增加3974萬,規模達到1.69億,較2017年末增長30.9%。《報告》認為我國互聯網理財用戶規模持續擴大,網民理財習慣逐漸得到培養。

  前段時間P2P平臺密集出問題,程雪也有過擔心。“當時其他平臺上的都到期了,只剩一個平臺里面還有1萬多,投的是一年的定期。”

  如今,小樊開始逐漸關注房租上漲、應屆畢業生薪酬、90后消費觀念等話題,也開始審視自己的消費行為并決定有所改變。“旁邊的同學也逐漸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消費支出問題,也開始通過各種途徑想要賺一些錢,比如兼職、代購等。”

  但是,小樊也意識到,當打開朋友圈看到代購發的新品宣傳時,她還是會有較為強烈的購買沖動,“挺焦慮的,一方面想省錢,一方面卻有更多想要花錢的地方。”

關注同花順財經(ths518),獲取更多機會

責任編輯:lwy

0

+1

回復 0 條,有 0 人參與

禁止發表不文明、攻擊性、及法律禁止言語

請發表您的意見(游客無法發送評論,請 登錄 or 注冊 網站)

評 論

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符

熱門評論網友評論只代表同花順網友的個人觀點,不代表同花順金融服務網觀點。

最新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 卡倍億
  • 天龍集團
  • 賽摩智能
  • 天能重工
  • 賽意信息
  • 比亞迪
  • 科隆股份
  • 藍英裝備
  • 代碼|股票名稱 最新 漲跌幅